阅读材料 Reading
 
实用工具 Tools
 
阅读文章

金陵晚报报道《物理与艺术》课

发布日期:2012-10-25    发布人:施大宁    点击数:711 【字体:

金陵晚报报道我校《物理与艺术》课

时间:2011-12-20 来源:金陵晚报 作者:曾亚莉 王宇宁

 


 
 
物理与艺术看似不搭界的两门学科,却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理学院院长施大宁教授的课堂上完美融合。在南航,施大宁教授的《物理与艺术》是炙手可热的选修课之一,甚至于在南京高校圈内,不少同学都对这门将理性与感性融合的课程追捧不已。
 
绘画历史就是光学历史?
 
施大宁教授介绍说,对于摄影术的发明,2001年12月份,一位名叫大卫·霍克尼的美国画家给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观点,人类对暗箱技术的掌握远远早于17世纪, 文艺复兴时期那些神秘的绘画大师诸如丢勒、拉斐尔、 卡拉瓦乔等等, 可能都使用了当时最先进的透镜来帮助自己绘画。 同时帮助霍克尼引爆这个轰动性文化新闻的, 还有一个人就是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光学教授查尔斯 · 法尔克。霍克尼甚至借助法尔克设置的投影器, 在两三分钟内完成了一幅肖像素描, 这幅作品可以与大师们的作品相媲美。
霍克尼的“猜想”如果被证实的话,那么整个西方的绘画史恐怕都得改写,那么多的西方古典主义绘画大师的神圣权威将被颠覆。 霍克尼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绘画的历史其实是光学的历史。” 这样的言论使得霍克尼被不少人称作 “阴谋家” 。
 
“杂乱无章” 画作开创历史
 
19世纪的中期,法国成为艺术的中心,此时主流派系评价艺术品的基本标准之一就是该艺术品必须容易被理解,而当时的前卫画家马奈却推出了大幅油画作品 《草地上的午餐》 。在这里,马奈有意违背了透视原理等一系列具体规则:这幅画中没有中景部分;位于画面后部在洗澡池塘里洗浴的女子, 如果按透视原理校正一下, 会是3米多高的巨人。这样的表现方式,使得巴黎的艺术评论家很难理解, 他们认为这幅画画得没道理,而且不道德。甚至有人相信, 马奈要么是疯子,要么是傻子,要么就是拿这幅画来捉弄人。
那么事实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施大宁教授介绍说,马奈其实是一位出色的画师,只是他违背透视原理的画法试验动摇了欧洲绘画数百年的传统支柱, 触及了画家们最敏感的神经, 才遭此非难。 四十年后, 爱因斯坦以优美的数字和方程, 在科学上为马奈正名:马奈画中体现的其实是高速运动往前走时看到的空间。 时至今日, 美术史学家们将马奈的这幅画看成近代美术的开端, 认为 “整个画面在保持画布原有平面性的同时,暗示一种全新的三维(视觉) 空间的存在。”
 
时间的绝对与相对
 
莫奈被称作印象派最伟大的大师。1872年, 莫奈创作的 《日出·印象》作品,成功地将日出时眼睛瞬间所看到的景致留到了画布上。 然而, 这样一幅作品却在两年后被当时的评论家勒华讥为 “印象派” 。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不久后,印象派成为西方艺术的主要流派, 莫奈也成为 “印象派之父” 。
把瞬时的自然作为画家自己永恒的印象,这是当时艺术领域内全新的创作思想, 瞬时属于自然, 永恒属于自己。莫奈用他的创作理念说明一个道理: 时间不是绝对的, 而是相对的。在莫奈的创作理念中,物体必须在时间上具有持续性,在空间上具有三维延展性。 为了表现被画对象时间的变化,莫奈选择了同一主题, 在同一地点, 创作出了系列组画表现物体随时间的变化。1891年, 莫奈开始再三地从空间的同一地方、但在不同时刻画同样的场景, 像干草垛、 白杨树、 卢昂大教堂, 到最后集大成的睡莲,都是莫奈相当有名的组画。
 
光速下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艺术家对时间的理解,表现在了自己的作品中。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则在理论上为这些看似难以理解的作品找到了支撑。那么, 就像爱因斯坦幻想的那样, 如果我们骑上光束去旅行, 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我们乘坐的火车开始以低速运行, 相对论的效应表现不出来, 周围一切没有什么特异之处。而当火车的速度达到光速的一半时,情况在慢慢变化:火车外物体的外形奇怪地变得扁而平, 远处的物体显得靠近了些, 这便是马奈 《草地上的午餐》 中中景变短的体现; 时间也发生了惊人变化, 火车外的现在,车厢内的观察者看来正在扩展, 瞬间变成永恒, 这是莫奈的创作理念。 而当火车加速到与光速一样时, 我们便看到了一个惊人的景象,车后的景物与车前的景物融合到一起, “前面” 与 “后面” 都失去了意义, 火车外的空间会极大地收缩。 于是, 前、 后、 侧三个方向上的景致,被挤入了无限扁平的二维竖直平面,同时进入我们的视野。这便是毕加索立体主义作品体现的理念。
 
 
《金陵晚报》12月20日B33版版样:

Copyright © 2005•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理学院版权所有